没有下文的故事-7. 摇摇晃晃的火车厢

恐怖 发布时间:2019-01-18 17:01:24 点赞0次 光顾

忽闻一位好友A的近况,令我觉得惋惜。竟然在事业失意之后自杀,幸而未遂,但由于失血过多,不得不在医院里住上一阵子。

我与他曾是挚友,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心酸,于是打算去探望一下这位老友。不想去他城市的机票当日全部售罄,我只好选择了火车.而且也没有给我过多的选择,只有一趟当日下午出发第二天下午到达的火车。

上一次在火车上过夜是么时候?我已经记不起来了。索性,买了。

我简单的将衣物打包在一个双肩包里,戴上我的手机、电脑、一本京极夏彦,出发去火车站了。

临行前,我习惯性的但又不抱任何希望的查看了自己的邮箱,至今没有收到Z的邮件。但不知为何,这种期待却从未消减过。

难道她忘记了?又或是不小心将我的名片遗失了?还是照片真的拍到了什么,过于恐怖她自行删除了?

再一次带着这些疑问,我踏上了前往W市的火车。

我的铺位在车厢的尽头,刚落座,几个大学生背着背包、拖着箱子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。

“在这儿,在这儿。我就说这里吧。”一个男生喊着。

应声而来的另外两人都是女孩,将手里的东西交给男生,然后爽快的坐下说道:“就你能耐行了吧?”,说完,两人对视嘻嘻笑了起来。男生也傻笑着接过她们所有行李,一一摆好,“咚”的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边。

几个年轻人倒是挺热情的,大高个的憨厚男生是F,眼睛里透着机灵劲儿的短发女生是Q,腼腆一些独自看书的长发女孩是M。他们三个人占满了我对面的上下中铺,我这边忽然显得势单力薄了起来。还好,快开车的时候,两个拎着包的大妈上车了。好了,我这边的铺位人员也凑齐了。

大妈的腿脚不好,为了避免麻烦,我主动提出与她们换铺位,自己拿着书爬上了最上层,落得一个清净。

从下午一直到晚上,只听见几个后辈在下面叽叽喳喳的一直说着没停,我这边铺位的两位大妈也去隔壁嗑瓜子了。我下来打算泡面当晚餐,便从包里拿出了粮食,顺手将手里的书放在了一旁。

“京极夏彦!”

没先到是那个看起来腼腆的M先开口和我说上话了。经过一番简单的闲聊,从京极夏彦聊到小泉八云,从百鬼夜行到都市怪谈,没想到这个斯斯文文的女孩子竟然是个行家。再细问才得知,原来他们三人是大学同学,都是民俗专业的,这次坐火车也是去考察民风探索民俗文化的。

面对如此热情的大学生们,我也渐渐放下了生疏感。

“大多数都是一些怪诞类的故事。”我向他们介绍我的专栏。

“那你要不要听听我们的?”Q顿时眼里闪着光的看着我。

我点头。三人看上去很是兴奋。

F、Q、M三人是我居住的城市里一所知名大学的学生,但偏偏他们所学的专业却不是学校最出名的,就算如此,三人对于他们所学还是充满了热情。他们的学校历史悠久,建国初期就是一代知识文人的摇篮,但越是年代久远的校园越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传闻和故事,好像这样才能凸显其厚重的历史感和迷人的神秘感。

以下就是他们告诉我的几则小故事。

Q的故事

女生宿舍好像注定了是校园怪谈的必然发生地,这个故事里也一样。

宿舍熄灯之后,女生们躺在了各自的床上,这个时候才是话题打开的时候。

一般情况下,都是一些女生之间的闲聊,也会有类似于今天课题讨论的话题出现,但大多数都是一些八卦或者没有边际的延展话题。

还是这样的一个晚上,Q与宿舍里其他四人都上床准备休息。不知道谁开始起头说了一句话,结果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,聊了一个多小时还未结束。

“别闹了!”Q忽然喊了一声与聊天内容无关的话。

一开始大家也没在意,继续聊着。没想到五分钟之后,Q又再次大叫了一声“别闹了”。这时,大家才开始询问。

原来,就在大家聊天的时候,半躺在床上的Q将脑袋放在床沿边,结果她临床的同学一直用手指戳她的脑袋。

“我没有啊!”Q临床的同学说道。

“怎么不是你,不是你有会是谁?”Q说道。

确实,这个房间一共五张床,从进门处开始,北面放着两张床,南面两张床,然后就是西面一张床。而Q的床就是靠南面的其中之一,与其临床的也只有一张床,按Q的位置来说,无论如何能碰到她的人只有一个人而已。但是这个人正在极力的证明自己没有这样做。

如果不是她,会是谁?

两张床头尾相连,几乎没有缝隙可以容纳其他。

可是,如果同学要这么做的话,首先需要坐起身,然后伸手够到Q的床头。可每次Q回头的时候,同学都是在被窝里躺的好好的,并没有动过的痕迹。

另外一个奇怪的地方是,戳Q脑袋的手指,手劲儿十足,连着两次Q的脑袋都被推着前倾了。如果真的是同学的话,这样的距离、姿势和速度,床铺肯定会晃动,很难办到悄无声息。

那,到底会是谁呢?

Q说完这个故事之后,又看了看M。

“我们那个宿舍老旧的很,一看就阴气重。”Q说:“M也遇到过,不是吗?”

M点头,看了看我,然后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决定道出这个故事。

M的故事

M住在与Q一墙之隔的宿舍里,它的床铺挨着班长的床。每天早上,班长都会早起,然后打开自己的台灯背单词,因此M每天早上都会听到这样一系列的声音:班长起床下床的声音、进出门的声音、开台灯的声音、书本翻动的声音。

久而久之,M也习惯了。

还是一个清晨,M早早地又听见了班长下床时老旧的床板发出的刺耳的声音,仿佛自己的床都跟着摇晃了起来。然后是开门的声音。接着没过多久,似乎有人走进了宿舍里。

M在困意中半睁着眼,透过蚊帐,可以看到有一个人影站在宿舍的正中间。因为宿舍没有开灯,只能从窗帘透出的光线隐约看出,那似乎是一个男人。

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,M忽然清醒了许多,还在惊讶之余的她,又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全身不能动弹了。

这个黑影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“他”开始“看”向M。

“完全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,但是却清楚地能知道他正在看着我。”M回忆道。

慢慢地,黑影开始向M的床边靠了过去。

想要挣扎的M,身体却一直不受控制,无法移动。

越来越近。

却依然看不清晰。只是一直能感觉到黑影在逼近,然后在M床头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黑影举起手,撩起了蚊帐的一角,将手伸了进去。

寒。冰冷的寒。

从M的手腕一直传遍全身,她打了个激灵,竟然坐了起来。

M立刻打开了床头灯,然后向班长的床铺看去。

班长还在被子里,睡的正香。

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还好只遇到过一次。”M说。

气氛有些诡异,大家似乎都沉浸在了故事里。忽然两位大妈回来了,一边聊着天一边问我们要不要吃瓜子。大家都礼貌的回绝了,但气氛总算是缓和了许多。

“其实我也遇到过一次,在学校的时候。”一直在旁边听故事的F忽然说道。却又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:“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。”

在大家的鼓励下,他决定还是说出来,权当助兴。

F的故事

F住的男生宿舍阳气重很多,但似乎也因为如此,所以宿舍的一侧种满了榕树,枝繁叶茂的将阳光死死地挡在了外面。

宿舍里都是公共厕所,F住的这一层楼里,厕所就在在榕树荫下的这一侧。

一个傍晚,F正打算和同学们出去吃晚饭。临行前,特意去了一趟厕所“释放”一下。

天刚擦黑,厕所里的灯也才亮起。

说道厕所里的灯,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,所有灯管都安在天花板和墙壁的夹角处,角度刁钻的贴着墙壁,斜照下来的灯光感觉不仅诡异,而且一旦损坏总是很长时间才有人来替换。

就在如厕结束之后,F起身穿好裤子,一边整理着衣服,一边无意的看到了门上的影子。

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的感觉。明明斜照下来的灯光,人的影子只可能投射在门板一半的位置,但是F看到的这个影子,却几乎和自己身高一样高。

如果要达到这个高度,那整个人的身高必须超出这间隔间的高度了,或者… …

F没敢细想,夺门而出。后来再也没有去那一间隔间上过厕所。

“其实男生宿舍的厕所并没有过什么传闻,但没想到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。或许也是我自己眼花,但是却放在心里一直很介意。后来每次上洗手间我都会留意门板上自己的影子,虽然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样的事情了,但那天却清清楚楚的高出了许多。”F说道。

两个女生立刻展开了讨论,例如从天花板上吊下来的人的人影,或者悬在F背后的幽灵之类的,比F的故事还让人觉得害怕。

终于,火车熄灯了。

几个大学生先是一阵惊叫,然后又都松了口气,互相痴痴地笑了笑。

我也满足的爬上了上铺。忽然,对面中铺的Q又喊了我。

“您上学的时候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她问我。

忽然听到这样的提问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在脑海里搜寻了半天,却还是一片空白。

“不记得了。”我说。

“那就想一想,明天告诉我们吧。”Q说。立刻,另外貌似睡着的两个人,忽然也应声说同意。

我睡在这摇摇晃晃的火车里,开始酝酿我的睡意,恍惚之间,还真的想起了什么似得,翻身沉沉的睡去了。

次日白天,因为知道不需要早起,所以直到中午我才懒洋洋的从上铺下来。我这侧的两位大妈又不见踪影了,这就意味着我有需要形影单只的面对那三个大学生了。

果然,我一转身,就看见三个人已经一字排开端正坐好,露着天真的笑容,就等着我的到来。比起七大姑八大姨的“你何时结婚”等问题,有时候有着旺盛的好奇心的大学生不好应付。

我简单的在他们的目视下吃了点东西,然后清了清嗓子,决定说出一个我自己“摇晃”出来的陈年旧事。

从当学生的时候开始,我就一直不是个让人省心的类型。特别是大学的时候,大部分的学生们还在宿舍老老实实的时候,我已经开始打工赚钱再旷课去四处闲游了。

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暑假里。

学校在暑假期间是需要封宿舍的,但是一次旅行之后我完全没有了经费再去住任何的酒店或者旅馆,只好偷偷从窗户潜入了宿舍。想着还有一周就要开学了,而且整栋楼几乎只有自己一个人,应该不会被他人发现的。

没想到,就潜入的第一个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我的故事

虽然住宿是免费的,但是由于还在暑假期间,所以整栋宿舍楼是不供电的。

刚八点多,宿舍里已经一片漆黑了。

我借着手机的灯光,勉强搞定了吃饭、洗漱等问题。不过九点多手机就打算罢工了,我只好爬上床用电脑打发时间。

但即便如此,我很清楚电脑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。于是,快十点的时候,我就决定还是早点睡觉,第二天再出去找地方充电。

一个人都没有的宿舍楼真的安静至极,听觉也在这个时候变得极度的敏感。窗外被微风吹动的树叶、偶尔路过的车辆、水龙头不时滴下的水滴等等,一切都听得十分清晰。

就在我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,忽然我听见了一阵脚步声。

由远及近。

啪嗒。啪嗒。啪嗒。啪嗒。

似乎是光着脚的。

啪嗒。啪嗒。啪嗒。啪嗒。

一开始很轻弱,渐渐地越来越清晰。

啪嗒。啪嗒。啪嗒!啪嗒!

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我惊醒的起身,朝门边看去。

以为是宿舍大妈来检查宿舍了,但是从脚步发出的声音,更像是有人光着脚在走廊上跑步的感觉。我想象不到年近六十、一百五十多斤的宿舍大妈这样做的画面。

外面昏暗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但是明显的能感觉到,脚步声忽然在我宿舍的门口硬生生的停住了。

我仿佛透过门能看到一双脚在门口。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我一直没敢熟睡,一直想等着离去的脚步声,但是一夜未闻。

第二天天一亮,我就收拾好东西,从窗户又偷溜了出去,在几个朋友家轮流借住了一周,这才勉强坚持到了开学。

“嗯。这个还挺可怕的。”F说。

“还有吗?”Q却一脸意犹未尽的看着我问道。

我摇摇头,提醒他们,再有一个小时火车就要到站了。

终于,下午一点半,我们到达了W市。分别前,几个大学生对我表达了他们遇见我的愉快心情。我也对他们嘱咐道,在外期间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就在目送他们离去的背影时,我忽然有一种“啊,年轻真好”的感觉。大家都背着行囊,穿着一双运动鞋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,对任何事情都保有一份好奇和热情。

没想到,我也到了这个年纪。

我无奈的笑笑,转身向自己旅程的目的地出发。

 

  • 上一篇:奇怪的天象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标签...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真实的“阴
    所谓阴兵过道,常见的就是极阴之地有英魂执念不散巡逻游走,还有就是阴兵押解鬼魂过路去地府因某种原因显化于人前! 十几年前我
    亲身经历的两桩奇事
    没有来奇之趣曾经,对鬼、灵异远没有现在灵敏。 记得几年曾经一个周末跑到近邻大学自习室去看书,近中午的时分去了趟洗手间。刚
    汽车旅馆
    第1章 这是一个寒冷而寂寞的夜晚,因为我在荒芜的道路上奔驰一英里,似乎永远拖延,并导致无处可去。自从我离开家以来,我一直在
    开门声和敲门声
    这两天经常睡觉的时候,听到开门声却没有关门声,昨晚刚躺下就感觉自己家的门栓在被弄的很大声,后面又有敲门声敲了两次两声,过
    头七确实会有怪异发生
    我们这里有个习俗,人死后头七晚上要最后一次回来看亲人,本人经历过几次,确实有怪异发生。 头七晚,死时超度的道公巫婆到家里
    谋杀与死亡
    Amreen Siddique是Cactus Infotech Global公司23岁的业务分析师。她住在孟买Andheri的一间四卧室平房里,作为付费客人。她与另外
    我跟朋友一起去见识了一下过
    “过阴”有很多种说法,各地习俗不同,叫法也不尽相同,少数民族称之为“鬼师”,有些地域称之为“下阴”,有些具备阴阳眼的人也
    一些真实的亲身灵异经历
    其实灵异事件的真正魅力在于真实性,一个虚构的故事,即便内容再精彩,也难以让人产生共鸣。 我所记述的一些事,真是自己亲身经
    我想说两句:

    这是广告       [点一下嘛]

    这是广告       [点一下嘛]

    最新文章

    一叶一菩提°

    宅小屋 | 观天下 | 心淡定 | 享安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