谜水桥怀古

恐怖 发布时间:2018-12-31 21:12:49 点赞0次 光顾

传说,明朝正德年间,明武宗朱厚照因犯了逆母大罪,一坐到龙椅上天空就电闪雷鸣,每每吓得惊魂落魄。为了悔改自己的忤逆不肖之过,明武宗亲撰罪己诏,当廷宣读,并焚书祭天。在场一位老臣叹气道:“白纸叫天,游途三千,看来皇上只有应了这句俗话,才能消灾免祸。”所谓游途,就是外出讨米叫化。明武宗见事已至此,只好把朝廷事务托付给老臣们,自己换上破旧衣服,准备外出游途。

明武宗刚刚换好衣服,祭场里跑来一匹高头大马,逢人就撞,吓得大臣们个个屁滚尿流。明武宗正愁出门没有马骑,一眼看出这是一匹千里良驹,便迎头走了过去。说来也巧,那马儿一见到明武宗,就像见到了主人一样,立刻俯首摇尾。明武宗翻身上马,那马儿嘶鸣一声后扬蹄奔驰起来。大臣们只听到一阵疾风过后,连马带人啥影子都不见了。

明武宗骑着千里马出了京城,一路讨米叫化,有一天来到湘中腹地,在梅龙山北麓一条半边街少驻游程。明武宗便把马拴在一家店铺门口的廊柱上,自己进铺讨饭吃。那马儿见此地一路芳华,风光旖旎,便挣脱缰绳,沿着一条狭长地带奔跑起来,经望梅亭过峡山口后,来到一条“z”字形的河边,从而迷失了方向。

明武宗吃饱喝足后准备赶路,却不见了坐骑,只好步着马蹄印寻马,走了几里地后,终于看到他的宝贝马儿在一条“z”字形河边饮水。

明武宗走近一看,只见河两岸鲜花怒放,芳香四溢,河水在“哗哗”东流,而令人惊奇的是河上游不见源头,河下游不见去向,来无踪而去无影,像走入了谜宫,令人遐想万千…………

明武宗恍然大悟,他历尽千辛万苦来游途,坐骑却把他带到宛如天堂般的人间仙境,“游途三千”已到尽头,大概这就是天意吧!于是,明武宗下旨在这条河上修建一座三孔石拱桥,并亲笔御书“”勒于桥上,还在梅龙山北麓的半边街雕刻一匹石马,以作纪念。

“走马街”和“谜水桥”这两个名字就这样流传下来了。听说解放前那匹石马还在,后来因烧石灰窑被毁坏了,而谜水桥依旧横亘于谜水河上。只是二十多年前,有好事者在谜水桥上游约五十米的地方又修了一座新桥,初看有点不伦不类,咋一看却有“谜水如画里,双桥落彩虹”的美奂绝伦之感。

初识谜水桥,是在父母的背上。幼时的我体弱多病,经常在晚上发着高烧,父母也经常在深夜背着我,到对岸谜水桥街上的诊所打针吃药。每当父母背着我走到谜水桥上,河风轻拂,河水“哗哗”作响,轻轻拍打着两岸,而谜水桥却像在谜水河的催眠曲中酣然入睡,怀抱着一大堆神秘。在黑黝黝的夜色中,谜水河在星光微茫下是那样的深邃而辽远,而我的内心却感到很温馨而安逸。

及到儿童时期,父母总差使我到谜水桥街上的六娘那里去买豆腐和米烧酒。每当我一手提着豆腐,一手提着酒瓶子,雄纠纠气昂昂地从谜水桥上走过,竟然有凯旋将军的自豪感。据悉,六娘手工磨制的豆腐是用谜水河里的水加工而成,如凝脂般细腻,柔润可口。远漂多年的我,再也没有吃过这么上乘的豆腐,因而倍加怀念。遗憾的是已物是人非,六娘于多年前已驾鹤西去。

谜水桥是多情的。

每当春水初生,春材初盛,谜水桥更是春的故乡,春燕衔泥,春雨打荷,春风吹柳,春牛犁田…………谜水桥两岸花团锦簇自不必说,而我更在意谜水河的绿了。

谜水桥石缝里长出的长蔓,上面点缀着细碎的碧翠小叶,犹如耄耋老人的长髯,又宛如明眸善睐少女的秀发,垂笤水面,清风徐来,在绿如碧玉般的河面撩起微澜,也在我的心里激起阵阵涟漪。咋一看,揉皱的水面与岸上透着油油绿意的漫草竟然是连成一片的。那醉人的绿呀,像少女拖曳的长长裙裾,向远方飘啊飘去…………我是那样在意你的绿,如初恋处女的心一样矜持而蕴蓄,含春而不露。我竟然想拥吻你,然而又深深自责,我能拥吻你吗?你是那样高贵,是高不可攀的。

谜水河是热烈而奔放的。

还是在孩提时,我曾听邻居老农江海言之凿凿地说过,谜水河发洪水的时候,他曾看到过一条几丈长,长着冠子的“掠子”(传说中成精的大蛇或龙之类的神物),从谜水桥下穿过,真是太神奇了!于是,每当洪水暴发,我都要到谜水桥边观望,看是否有“掠子”出现。然而,每次都大失所望,“掠子”从来没有出现过,倒是看到咆哮的洪水像一条黄色的巨龙汹涌澎湃而来。洪水中还夹杂着树枝等杂物,翻腾着并发出轰轰隆隆的声音,在拍击两岸的同时,也最大限度地震撼了我的心旌。我惊诧了,像在一支雄伟而瑰丽的交响乐中翱翔,为这样一种自然的伟力所摄魄。

倒是每到夏秋季节,我都要到谜水桥傍边的清水塘游泳,有好几次暮色四合之际,我都看到在清水塘与谜水河之间的田垄里,有一条几丈长的尤物呈“之”字形蜿蜒曲折爬行,尤物两边的水稻“簌簌”倒伏。这应该是一条蟒蛇,或许就是传说中的“掠子”吧!

谜水河是绚丽而静美的,我却分明看不到一丁点萧煞。

秋天的谜水河是丰腴而成熟的,她不像春那么羞涩,夏那么袒露,冬那么内敛。明净秋水里的青荇,柔软而婀娜多姿,鲜黄色花朵挺出水面,恍如半开的睡莲,小巧而别致。似简笔画的夕阳,又圆又红,在金辉斑斓中绽放,融化了,渲染开去,与近处柔波里青绿的水草稠成一片,像迎风展开的锦绣,在我的心头荡漾。若能裁剪为衣,我愿用一生把你缝成盛装,轻披上踏着夕阳姗姗归来的新娘。

谜水河又是凛冽而纯洁的。

每到隆冬时节,大雪纷纷扬扬落下,那一片片的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妙曼的身姿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快速坠落,铺落在谜水桥两岸。天地间白茫茫一片,两岸像拉起了银色的帐篷。

白雪皑皑谜水桥,

风烟漠漠万家楼。

两衣素裹连琼宇,

一带碧河天际流。

冬就好像是春的彩排,冬去春来,周而复始,也许万事万物就是这么轮回的吧!我是站在谜水桥上静思,严冬已经莅临人间,春天还会太久远吗?

正如诗词中描绘的那样,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…………”,谜水桥如一幅静谧幽深的工笔画,曾无数次氤氲于我的笔下,婉约在唐风宋雨的平仄里。仿佛祈盼了一百年,她才透过隔世的幕帘,终于从一幅淡雅的水墨画中走来,以清露滋润人的灵魂,让人有清水涤心的纯净,心素如简的恬淡、宁静、安闲。

谜水桥是灵秀精致而委婉的。

小时候,我常看到一个高大、朴实、憨厚、真率的中年人,背着一副画夹,从老家走马街出发,沿着正德皇帝坐骑行走的路径,来到谜水桥边写生。他浓墨重笔,恣意挥洒,彩染谜水。这里的山水、鱼虾、螃蟹、鸡、鸭、蛙…………翱翔的雄鹰,以及疲乏至极伏卧在地的老牛,都跃然纸上。后来,这个农民画家走出了走马街,其作品多次入选省和国家美展并获奖。一发而不可收拾,他还在北京中央美院、长沙、广州、深圳、台湾高雄…………等地举办个人画展,获得了极大成功。吸日月之精华,敛谜水之灵气,他大器晚成,名闻遐迩,其艺术成就堪媲美一代宗师齐白石,引来好评如潮。“一股大风来了,一个很大的声音来了”,他成了故宫博物院收藏在世画家作品的第一人,其作品入选2000年中国画“世纪画展”和全国中学美术教材。

他就是著名的农民画家王憨山。

谜水桥只钟情于真诚、善良、纯朴、勤奋而且对幸福美好至诚追求的人,并非对所有人都是灵动的。

曾记得一个彭姓同乡,也经常到谜水桥上晃悠一下,吸精华纳灵气,其画作也相当了得,只是后来走了歪路,把他的才华用在邪门,画了一大堆的假票子,结果锒铛入狱,落得个孑然一身上山,悲怆啊!

看到过万恶的乡亲要去干“旁门”前,总要到谜水桥头来烧几炷香,虔诚地顶礼膜拜,祈求谜水桥保佑他们平安顺畅,财源滚滚。好些人也因此“穿水”出事了。

也看到过朱姓同乡常在葡萄树下歇凉,每次高考前夕,他总要到谜水桥边焚香叩拜,祈祷谜水桥保佑他金榜题名。但朱同乡却屡试不爽,每次落第后逢人便说,又差0.3分或0.5分。我只是莞尔一笑,心里想,差多少分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吧!朱同乡连试不中,在县城打一转后便又回到老家的葡萄树下继续乘凉,一直乘到现在。

谜水桥是血性悲壮而饱经沧桑的。

1944年,日本鬼子的铁蹄曾践踏过谜水桥两岸,谜水桥惨遭其蹂躏,而我最佩服的是谜水桥人的血性!

有一次,一队日本鬼子到谜水桥来抢东西,谜水桥一胡姓血性男子用锄头砸死了俩个日本鬼子。胡义士可能由于经验不足,砸死两个日本鬼子后应迅速往谜水桥附近的杨梅山原始森林跑,或可逃过一劫。可胡义士跑错了方向,在谜水桥下游的稻田里,胡义士被赶来增援的日本鬼子捕获。日本鬼子把他捆在谜水桥边一棵长满长刺的大柘树上,用刺刀捅他,痛得胡义士围着柘树来回挪动,满树坚硬的长刺都被他磨平了,一寸多长的柘刺扎入了他的身体。最后,胡义士受尽痛苦折磨而死去,惨不忍睹!

据先父生前讲,也是1944年,日本鬼子经常在谜水桥一带抢东西。本家一位前辈想过河去谜水桥街上,遂隔河问谜水桥街上的人看日本鬼子走了没有。日本鬼子以为本家前辈是共军的探子,遂用刺刀顶着谜水桥街上的妇女,强迫她们骗本家前辈过河。本家前辈刚走过谜水桥,就被日本鬼子逮住,在谜水桥档头捅了几刺刀,顿时血流如注,痛得本家前辈用双手在地上挖了两个大洞,过了几个小时才气绝身亡,凄惨至极!

谜水桥又是伤情、神秘而灵异的。

以前,谜水桥上是供有桥观音和石刻的定水兽的,上世纪六十年代一次超级大洪水把它们冲走了。

桥观音和定水兽被冲走后,谜水桥出了好多怪事。经常有一些生无可恋的人从谜水桥上跳下去,还有一些骑车和失足的人从桥上掉下去,都随波而逝,再也没有回来了。

二十多年前,谜水桥附近的高老板就遇到了一桩怪事。有一天傍晚,他在谜水河边行走时,后面总跟了一个穿白衣白裤的人,就像本村的张某。高老板走得快一点,后面的人也走得快一点;高老板走得慢一点,后面的人也走得慢一点,刚走到谜水桥附近,后面跟着穿白衣白裤的人一晃眼就不见了。高老板吓得不行,以为魂附体了,也不敢再往回赶路,只好在谜水桥街上一个熟人家里住宿下来。最奇怪的是,七天后,本村的张某年纪轻轻,真的因故去世了,穿着白衣白裤,玄乎吧!

早几年前的一天下午,本村的王大妈想去谜水桥街上买东西,走到离谜水桥不远的地方时,望见前面约四十米远的水塘边有一个老人在下塘。这个老人秃顶,光背,穿蓝色短裤,背有点驼。王大妈一会儿走到水塘边一看,发现什么人影也没有。后来王大妈四处与人谈起此事,仍心有余悸。不曾想,不出一月,本村某人在用电机抽水浇地时不幸触电身亡。某人秃顶,驼背,出事时正好光着背,穿着蓝色短裤,怪吧!…………

太多的传说,太多的血腥。每当夜幕降临,谜水桥总显得阴森恐怖,令人毛骨悚然。过谜水桥的时候,总是心族缭乱,不知定夺,生怕从河里伸出一只手上来,把人拖下河,于是一步三回头。步子越来越快,鞋跟打起的砂子也越来越响;后面越响,跑得更快,最后是一路飞奔过桥的,过了桥才心神安定下来。

我确是深深地怀疑谜水桥下有一个热闹的世界,那个世界里有冤屈,有霸凌,有指令,有情爱,有恩仇…………谜水桥莫不是把这两个世界联结起来了?我们可能对这个世界,知道得还真的太少。也许是幻觉,也许是巧合,也许意识原本就是宇宙中的信息总汇,与物质一样是永恒存在的,只是与不同的物质结合,才形成多元无限,多姿多彩,纷繁复杂的世界。太多的谶语都应验了,谜水桥就是一个谜,再一次在我眼前罩上了神秘的浓雾。

无数的未知困绕着我们,才使人类保有探索的无限乐趣。当有一天,世界上的一切都能明确解释,这个世界也就变得苍白无聊,索然无味。人生,仅是一种简单的轨迹,一个又一个的重复轮回。“人生苦短,恰如朝露”,人生仅是时空长河长河中的一瞬间。无限的过去以现在为归宿,无限的未来又以现在为渊源,过去、未来全仗现在以成其连续,成其永远,成其无始无终之大实在。一掣现在的铃,无限的过去未来将遥相呼应了!

哲人说,存在就是真理!而谜水桥蕴藏的许多谜,说不定是深层的真实,才值得我们说一说,写一写,想一想,活一活。

古朴的谜水桥,充满神秘,饱经沧桑。而我内心却真切地期盼你拂去浮尘,舒展苍颜,抖擞抖擞精神,重新焕发生机————

陪你在春晖里的,

不止是多情的柳;

伴你在夏日里的,

不尽谜水东流;

还有多少个雪冬,

谜水桥边等我;

转瞬又一年深秋,

杨梅山依旧;

难忘谜水河边邂逅,

笑是醉人的酒;

相逢谜水桥街上,

你就是我的所有;

梦中情缘的热土上,

我从未离开过你,

双峰带不走的只有你

………………

  • 上一篇:宿舍恐怖的红衣女孩
  • 下一篇:身边事:新年夜遇鬼
  • 标签...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真实的“阴
    所谓阴兵过道,常见的就是极阴之地有英魂执念不散巡逻游走,还有就是阴兵押解鬼魂过路去地府因某种原因显化于人前! 十几年前我
    亲身经历的两桩奇事
    没有来奇之趣曾经,对鬼、灵异远没有现在灵敏。 记得几年曾经一个周末跑到近邻大学自习室去看书,近中午的时分去了趟洗手间。刚
    汽车旅馆
    第1章 这是一个寒冷而寂寞的夜晚,因为我在荒芜的道路上奔驰一英里,似乎永远拖延,并导致无处可去。自从我离开家以来,我一直在
    开门声和敲门声
    这两天经常睡觉的时候,听到开门声却没有关门声,昨晚刚躺下就感觉自己家的门栓在被弄的很大声,后面又有敲门声敲了两次两声,过
    头七确实会有怪异发生
    我们这里有个习俗,人死后头七晚上要最后一次回来看亲人,本人经历过几次,确实有怪异发生。 头七晚,死时超度的道公巫婆到家里
    谋杀与死亡
    Amreen Siddique是Cactus Infotech Global公司23岁的业务分析师。她住在孟买Andheri的一间四卧室平房里,作为付费客人。她与另外
    我跟朋友一起去见识了一下过
    “过阴”有很多种说法,各地习俗不同,叫法也不尽相同,少数民族称之为“鬼师”,有些地域称之为“下阴”,有些具备阴阳眼的人也
    一些真实的亲身灵异经历
    其实灵异事件的真正魅力在于真实性,一个虚构的故事,即便内容再精彩,也难以让人产生共鸣。 我所记述的一些事,真是自己亲身经
    我想说两句:

    这是广告       [点一下嘛]

    这是广告       [点一下嘛]

    最新文章

    一叶一菩提°

    宅小屋 | 观天下 | 心淡定 | 享安乐